WIP正在进行社艺术家专访

 

WIP: 可以简单描述一下你是怎么找到自己的创作主题吗?

 Liang: 最早在图书馆做研究的时候,发现一本关于达尔文进化论的书,书中记载达尔文在其晚年也深深怀疑早期提出的生命之树的理论。由此展开的探索与联想,是我目前所感兴趣的创作主题。

WIP: 此次的参展作品是你的猴子系列里面的其中一个作品,可以介绍一下这个系列的创作吗?(创作背景创作过程)

Liang: 简单的可以把这幅作品归纳为“看电视”系列作品。作品的原名:当你回到家中,打开门时…… (When you go back home and open the door)。正如题目所说,我们用钥匙开门回到家中,却突然发现沙发上坐着一群蓝色的猴子,它们在用你家的电视机看人类社会的重大事件,猴子们发现了你,都诧异地看着你,时间静止在那一刻。

Liang: 在创作这一系列作品之前,我发现人类其实和其他动物有着某种联系,这种联系的多少取决于人类对这些动物共情的程度。比如,一只不小心被踩死的蚂蚁和一只不小心被撞伤的狗相比,我相信更多人会同情一只狗,也许是因为狗和人类更亲近,能够向人类传达它的痛苦。所以,这或许和达尔文生命之树中每个物种所存在的位置有关联,我们无法理解过低或过高等级的动物。

WIP: 关于你创作背景中的“物竞天择”,可以说一下为什么用了这个概念吗?

Liang: 物竞天择,实际上是一个具有讽刺意义的话题。荒谬的是,它的一个分支——社会达尔文主义 (Social Darwinism),竟是种族主义或是法西斯的前身。作为所谓高等文明的我们,看着比自己低等的猴群,这种俯瞰的视角也许和某种高等生物看待我们的角度相同。

在我的另一幅印刷作品“POST TREE OF LIFE”中,我用相对荒诞的手法描绘了在人类以外依然会有更发达的生物体,例如转基因人类或者半人工智能等所谓的生物。之所以我用“荒诞”来形容这组题材的作品,是因为在阅读法国哲学家福柯的哲学中领悟了一点有关知识与权力之间的关系。知识产生了权力,即有知识的人可以控制没有知识的人。因此,有关这组作品的假说,我相信已经可以诠释我对物竞天择的理解。

WIP: 这是如何在作品里面体现?

Liang: 很多人觉得猴子系列的作品是滑稽的,或者可爱的,我认为这些形容词很重要。“低等的动物”或许已经不再对人类构成威胁,所以在欣赏的角度,我把这种观感放大化,运用夸张的颜色传递创作者的情绪。

WIP: 目前正在进行什么创作?

Liang: 猴子系列的作品其实表现的方向不是单一的,“看电视”系列只是猴子系列的其中一个分支,未来我的作品会继续探索人性中的动物性以及动物性中的人性。相信在未来,我在不同的创作媒介和灵感中能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

 Liang: 另外,我最近在做一些有关虫子的研究。也欢迎对这些生物感兴趣的人和我一起沟通交流。达米安赫斯特 (Damien Hirst) 在运用蝴蝶作为创作媒介时曾评价,它们拥有着短暂的生命,但是它们的生命是如此的美好。虫子或进化成美丽的躯壳,或变得无比坚硬,交配或者说繁衍生息是它们的唯一目的,基因或选择永生或选择延续,拥有短暂生命的虫子选择绽放自己的生命。同时,又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虫子,拥有着人类难以达到的生存能力与生命。在这里,我所提及的虫子实际上只是一种比喻,我想表达的是以人类为标准的微观世界中的万千变化。一些关于反人类纪的学术表明,其实人类在地球上存活的时间并不久远,我们不能把自己的存在看得过分重要,同时我们也要尊敬那些人类所谓低等的生命们。或许在选择进化的道路上,他们有着对生命其他的理解。

 

Candice

2018-11-06